当前位置:艺术收藏 > 

写意、写情、写心 ——彭太武的花鸟画创作

发布时间:2020-07-10 13:59:57|作者:邵大箴

微信截图_20200710135405.png

彭太武,1957年1月生于武汉,湖北大悟人。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艺术硕士。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北省美术院中国画创作研究室原主任,湖北书画院院士,湖北楚天画院副院长,湖北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彭太武馆员艺术研究院院长。

长期从事中国画创作研究,多次荣获国家级重大美术作品展览重要奖项。获湖北省文艺明星奖、楚天文华美术奖、屈原文艺奖等。多次在中国各大城市举办个展、联展。多次赴美国、日本、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家和中国港澳台地区参加展览,并出版发表作品,其作品被国内外学术研究机构、博物馆、美术馆和收藏家收藏。


微信截图_20200710135530.png

吉祥花店 146×186CM 纸本水墨


彭太武的画,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不仅使人赏心悦目、爱不释手,还引发人们思考有关写意花鸟画的创新问题。他的画何以有如此的艺术魅力,新在哪里?据我个人的认识,新在具有强烈个性的笔墨语言,新在传统写意精神的现代发挥,新在放纵而不失严谨、浪漫而又清新的艺术境界。

传统大写意的花鸟画必须以书法入画的笔墨语言取胜,这是人所皆知的道理。笔墨作为一种技法,古人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形成了一套程式化的语言,后人从这里起步,学习、钻研,体会其奥妙而用于自己的绘画实践。笔墨作为技法,掌握其共同法则固然要花很大精力,但相对作为精神层面上的一种个性化语言,毕竟是属于技巧层面。对这一点,并不是所有艺术家都有清晰的认识。许多人以惟妙惟肖地模仿古人的笔墨为乐趣、为目标,炫耀自己熟练的笔墨技巧,而忘记了笔墨既有共同规范,更应有规范之外的个性发挥,这便是古人说的“从法”与“尊受”的关系。艺术家用笔墨表现自己面对客观的感受时,一定会自然地流露出强烈的感情,如果程式化的笔墨语言不能达到这一目的,则要敢于尝试用新的笔墨手段。彭太武的勾、勒、点、擦、皴、染技巧,有深厚的传统功力,他遵从古人关于笔墨取于物而发于心的教导:写物之象,写自己的心迹。物之象,各人有各人的观察和体会,诉诸于笔墨也一定是因人而异。彭太武尊重自己的观察,他笔下的物(花鸟)是他取之于客观自然的象,但带有相当的主观性,为表现这些主观性的物象,在笔墨中透露出引人注意的主观色彩。例如他常用细柔的笔线与墨色的块面相结合来描写物象;又如他爱好用混合色彩的微妙变化与纯色加以对照,组织成画面,而少用墨线来划分物体形象的界限,等等。尤其要指出的是,为了表现他心中的物象,抒发他内心的感情,他更善于在画面上发挥随机应变的能力,运用笔墨的偶然性即兴产生的新思绪,果断地采用新的手段,补充原来的构思,生发出新的绘画元素。写心中物之象与写心中之情的结合,赋予彭太武花鸟画以不同于他人的鲜明个性面貌。

微信截图_20200710135520.png

光含丽月天 68×138CM 纸本水墨


如何使传统写意精神具有时代性,是彭太武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因为传统写意文人画有千年以上的历史,今人既要继承传统绘画人与自然的和谐品格,又要高扬当代人的进取精神。前者可以说是传统文化的根基,后者简言之是当今时代的旋律。两者的有机融合,是摆在中国画家们面前的严肃课题。彭太武对此有所自觉。他在一篇文章中说:“中华民族具有儒、道、释为核心的中正、刚健、浑厚、磅礴的阳刚气象,同时兼俱自然、虚静、空灵的阴柔品格,又具有和谐、宽容的大气使它绵延千年而不衰……”(彭太武:《写意精神与时代精神》)他认为,“美术作品中的时代精神,必然是民族精神的鲜明体现”,表现写意画的时代精神必须从深入研究传统文化出发,使其理念得以发扬。同时,感受时代跳动之脉搏,吸收当代中外文化中的积极因素,使之具有时代色彩。由此,彭太武在花鸟画中所表现的时代精神,不是对时尚和摩登的追随,不是表面形式的花样翻新,而是在传统文化基础上有深度思考的创造。他坚信体现中华民族文化精神的写意中国画,有广阔的包容度,不会拒绝新元素的融入,而能随着时代的变革而产生自身的变化。彭太武的大写意花鸟画得传统写意之精粹,有稳固的根基,同时又敏感于天地时势之变化,从古今中外文化和艺术中吸收营养,使作品放出奇异的色彩。他把构成法融入笔墨语言中,有时用满构图处理画面的空间,有时以彩代墨强化色彩的作用,有时用超越特定时空的构图等等,都是他对传统写意法的补充。他的这种变革,表面上看是绘画形式的,实际上是通过这些形式面貌的变化,强化了他作品中的时代精神,体现当今时代变革步伐和他内心激越的感情,也适应了人们在审美趣味上喜新厌旧的趋势。人们常说画贵在“不落俗套”,这里说的“俗套”既指当代画家作品的千人一面,也指当今画家对古人作品的争相模仿。彭太武的花鸟画风独树一帜,与古人、与同代人拉开了距离,这在当代中国花鸟画坛是很可贵的。

微信截图_20200710135547.png

无边清气 138×68CM 纸本水墨


艺术作品的好坏优劣最终体现在境界上,潘天寿说:“中国画以意境、气韵、格调为最高境地。”在绘画中,意境、气韵、格调是抽象的,难以言喻,但其气息可以使人有清晰、明确而不是模糊、含混不清的感觉。它们体现在作品综合性的语言上,包括取材、笔墨、色彩、章法、构图等等方面。具有动的精神气势和语言的情致,即在画面上的构图安排、形象处理、线条的组织运用、墨色的配置变化上,注意气的承接连贯和势的动向转折,以造成画面灵动而蓬勃的生机,是意境和格调不可或缺的。彭太武深谙此理,他特别注意自己作品的气韵生动。他认为,“气,主要指的是力和势,而韵,则主要指的是情和味。气和韵在态势上是相悖的,但在效果上是互补的。”(彭太武:《写意精神与时代精神》)根据这个原则,他努力在语言运用上辩证地变化放与收、张与弛、虚与实、动与静、重与轻的关系,使画面轻盈中有厚重感,灵动中有力度,充满韵律与节奏,情趣横生,显示出他丰富的想象力和旺盛的创造精神,也予人以力感和美感,使人陶冶在他构建的富有诗意的境象之中。

微信截图_20200710135458.png

山鸟初来 68×68CM 纸本水墨


微信截图_20200710135509.png

月亮情韵 68×68CM 纸本水墨


微信截图_20200710135537.png

月亮情韵 68×68CM 纸本水墨


彭太武是一位既有天资又有功力的画家,他的画不以功力取胜,而以性情、灵性、修养求语言的美感,求作品的品格和文化内涵。正因为如此,他多次荣获国家级重大美术作品展览的重要奖项,作品也在国外享有声誉,为许多博物馆珍藏。他以自己的探索成果,跻身于当代有创新精神、知名的大写意花鸟画家行列。彭太武正处于艺术创作的旺盛期,凭他的勤奋、智慧和悟性,他的艺术前程是难以限量的。


中国周刊订阅

责任编辑:张馨洁 校对:张馨洁

中国周刊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公众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