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乡村振兴 > 

攻克凉山“难中之难”:决不把饮水不安全问题带入小康社会

发布时间:2021-02-03 21:44:01|来源:中国青年网

  因为贫困,因为缺水,中国大多数地方习以为常的自来水,在凉山的历史上曾是稀罕物。这里的村民因此掌握了一套“成熟高效”的用水流程:洗脸的水用来浇菜,洗菜的水用来喂猪,尽量少洗澡,衣服要趁着水量大的日子拿到水潭去洗……放在脱贫攻坚的大视野下,凉山州农村饮水安全问题一度是“难中之难”。

  ---------------

  彝族妇女侯尔哈没有想到,祖祖辈辈延续下来的用水方式,会在她这一代终结。

  过去她住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盐源县官地镇的山上,家里用水要从1公里之外的小水潭背回来,辛辛苦苦背来的水常常舍不得用。

  如今,她一家人住在配套设施完备的小区,只需要拧开龙头,清冽的自来水就会流出来。

  因为贫困,因为缺水,中国大多数地方习以为常的自来水,在凉山的历史上曾经是稀罕物。随着脱贫攻坚的推进,事关民生福祉的农村饮水安全问题被列为“重中之重”,各级党委政府和水利部门展开了全力攻坚。

  不能忘记缺水的苦日子

  如今,侯尔哈已在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生活了3年,家里通了自来水,还安装了太阳能热水器,但缺水的记忆仍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全靠背。”搬迁之前,侯尔哈生活在盐源县官地镇和坪村8组,周边30多户村民的用水来自1公里之外的小水潭,那是在一段山沟里挖出来的蓄水池。侯尔哈也不清楚那口水潭存在了多久,只知道那是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唯一水源地。

  因为缺水,村民们掌握了一套“成熟高效”的用水流程:洗脸的水用来浇菜,洗菜的水用来喂猪,尽量少洗澡,衣服要趁着水量大的日子拿到水潭去洗……

  作为女士,侯尔哈不好意思详聊自己在缺水日子里的个人生活细节。不过,她的邻居毛巫力不介意这些。“不洗澡,不洗澡。”这位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又是摇头又是摆手,强调洗澡在过去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就连洗脸也不是每天都要做的事。毛巫力说,很多人四五天才洗一次脸。“这样做都是为了省水。”

  在凉山,缺水是普遍的。很多地方别说生产生活用水了,仅有的水源能保障人们“生存用水”就不错了。

  在盐源县棉桠乡一碗水村,当地几十户人家的“生存用水”就靠一口小池子。储水就一碗那么多,因此有了“一碗水”的地名。枯水期时,有人甚至凌晨去池子舀水,以避开用水高峰期。

  为了让年轻人不忘缺水的苦日子,2020年12月,“一碗水”所在的狐狸洞村和塘泥湾村合并为一个行政村时,当地决定给新村取名叫“一碗水村”。“希望年轻一代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生活。”棉桠乡党委书记罗洪珊瑚说。

  脱贫攻坚行动启动以来,老百姓缺水的切身苦楚,受到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关注。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对农村饮水安全工作作出重要指示批示,强调不能把饮水不安全问题带入小康社会。

  为了解决凉山州的农村饮水安全难题,四川省水利厅先后派出综合帮扶工作队、技术帮扶工作队、援彝专家服务团、攻坚服务队暨督战专班和“管理补短”驻村工作队5支队伍共计317人,在凉山集中攻坚。

  44万贫困人口饮水不安全问题得到解决

  侯尔哈和邻居们的吃水问题,在易地扶贫搬迁后得到了解决。

  1月26日,记者在金河乡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看到,自来水已是这个小区的标配。在阳光充沛的当地,楼顶上整齐排列的太阳能热水器,成了一道新的风景线。

  侯尔哈拧开厨房的水龙头,向记者展示如今用水的便捷。她家卫生间的配置,和其他地方的普通家庭并无二致,冲水马桶、洗脸池、洗衣机等,该有的都有。

  事实上,不只是侯尔哈搬迁前的旧居,就连金河乡政府所在地也曾是缺水的地方。这里虽然靠着雅砻江,但人们只能眼巴巴看着江水从大山间穿流而过,为了从山上引水,人们把圆木劈成两半,再将中间挖空,做成渡槽用来引山上的水。

  镇上的群众吃水紧张,再加上从其他乡镇迁入的1068户易地扶贫搬迁人口,水资源的紧缺就更严重了。

  脱贫攻坚行动启动以来,为了摆脱用水困境,当地投资2353万余元,建成了金河集中供水站。该水站一天的供水量达4000立方米,足够所有群众的日常用水,还能满足未来金河乡发展温泉旅游产业所需用水。

  在凉山州,各地缺水的情况千差万别,农村饮水安全问题的解决办法也多种多样。在巫木乡巫木河村,2017年投资166万余元建成村供水站,解决了1809人的饮水问题,将农村人口饮水与其他水源分离,避免了农村人口饮用水的污染。

  在采取水窖、水罐储水方式解决吃水问题的棉桠乡、白乌镇、双河乡等乡镇,为了解决长时间储存后水变色变味的问题,盐源县投入1000余万元为贫困群众安装净水设备,净化后的水经检测达到饮用水卫生标准,解决了区域内近4万人的饮用水水质问题。

  据统计,“十三五”以来,凉山州累计投入资金22.65亿元,全面解决44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饮水不安全问题,同时巩固提升了181万人的饮水安全。

  这是扶贫干部人生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看着一户户群众吃水的问题陆续得到解决,四川省水利厅综合帮扶干部、盐源县水利局副局长马进感慨万千。脱贫攻坚的这几年,凉山百姓的饮水安全困境得到极大缓解。

  不过,马进更期待的是未来。2019年,盐源老百姓盼望已久的龙塘水库、马鹿塘水库相继开工建设。两处水利工程建成后,盐源老百姓的饮水状况将得到根本性扭转。

  1月27日,记者在马鹿塘水库的建设现场看到,水库大坝的主体已经完工。项目总监理工程师李绵元说,马鹿塘水库的总库容716万立方米,总投资3.2亿元,建成后将彻底解决盐源县城以及双河、梅雨、下海等周边乡镇旱季人畜用水不稳问题。

  总库容1.45亿立方米、总投资37.87亿元的大(2)型水库龙塘水库建成后,将新增灌面27.4万亩,改善灌面8.8万亩,涉及8个乡镇,供水惠及约14万人。

  在一定程度上,上述两个水利工程的开工建设,有赖于脱贫攻坚的实施。马进以龙塘水库为例介绍,这个项目盐源人民盼了60年,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了很多建议,甚至经历了“两上两下”的曲折,终因资金等原因未能开工。脱贫攻坚行动实施以来,农村饮水安全被列为重要任务,这两项工程才得以顺利上马。

  马进说,两个水库建成后,盐源全县平坝地区季节性、工程性缺水问题将彻底解决,用水状况的改善,也将为当地群众致富奔小康创造更好条件。

  放在脱贫攻坚的大视野下,凉山州农村饮水安全问题一度是“难中之难”。四川省水利厅援彝工作队领队、凉山州水利局副局长王卓说,2020年,全国剩8个县未完成农村饮水安全脱贫攻坚任务,凉山州就占7个,成为四川乃至全国脱贫攻坚最难啃的“硬骨头”。

  2020年8月,在国新办关于农村饮水安全脱贫攻坚的新闻发布会上,水利部负责人在谈到凉山州贫困人口饮水问题时说,为确保每一处工程都能如期完工,水利部3月就派员长驻现场,摸排情况。36人的督战队伍,在现场工作16天,暗访了184个村6256人的饮水安全状况,对贫困村实现了全覆盖暗访核查。

  2020年6月底,凉山州7个县农村饮水安全的扫尾工程全部完工。至此,全国贫困人口饮水安全问题得到了全面解决。

  “这是我们人生中浓墨重彩的一笔。”谈到自己和同事亲历并参与的这项工作,王卓感慨道。

  2021年02月03日 01 版


中国周刊订阅

责任编辑:孙远进 校对:海洋

中国周刊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公众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