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治 > 

福建推行“信访评理”机制,及时就近回应群众诉求

发布时间:2021-02-05 16:20:10|来源:人民网

  莆田市信访评理员为受工伤的农民工开展评理,维护权益。 
  郑丽春摄

  武夷山市信访评理员立足当地文化,在“茶室评理室”中与信访人喝茶聊天,开展评理。 
  李直玲摄

  晋江市信访评理员乘坐“流动评理车”开展上门评理。 
  本报记者 金 歆摄

  纵横交错、清洁幽静的街巷里,一座独具闽南风情的红瓦小楼吸引了人们的目光。门前古朴的墨色大字惹人注目——“沙坡尾信访评理室”。

  “来沙坡尾旅游的游客较多,从前不少游客和商户产生纠纷,投诉不成就去信访。”厦门市信访局副局长沈庆章说,“通过推行‘信访评理’机制,游客们的信访事项经过评理得到了圆满解决,许多矛盾也提前被化解,游客信访量越来越少了。”

  近年来,福建省信访系统践行新时代“枫桥经验”,在全省推行“信访评理”机制,创新建立以信访工作为抓手的矛盾纠纷多元调处化解综合机制,探索出了一条完善源头治理、多元合作有效化解信访矛盾的新路子。

  定分止争,矛盾及时化解

  冬日里的艳阳天让人心情格外舒畅。陈强(化名)老人与老伴悠闲地坐在院子里的长凳上,一边干着活,一边晒太阳。一只土狗慵懒地趴在他们脚边。

  “老陈,我们来看你啦!补助的钱都拿到手了吗?”

  陈强有点耳背,可听到福建省信访局复查复核处处长焦元珠的声音,脸上立刻现出了笑容,连忙起身开门。

  “钱都拿到了!感谢信访局同志帮我解决了20年都没解决的问题!”陈强说。

  家住福州市马尾区琅岐镇群星村的陈强,20年来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其与福建某企业的劳动争议。由于案子已过了诉讼时效,无法通过诉讼维权,加上家里经济困难,自身又有听力障碍,陈强的日常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无奈之下,陈强想到了向福建省信访局求助。“我1986年至2000年底在该企业工作,他们给我的工资没有达到当时的最低工资标准,同时,该企业未按规定为我缴纳社保。”陈强在信访材料中写道。

  面对这宗陈年积案,省信访局工作人员调阅了信访材料,并前往群星村上门约访,面对面了解情况。“经调查核实,陈强所说部分属实,部分诉求合理。”焦元珠说。

  事实弄清楚了,那如何帮陈强解决问题呢?“诉讼时效过了,司法途径走不通。”福州市信访局督查处处长余慧说,“此时就要靠‘信访评理’机制来解决。”

  “信访评理,就是把信访群众、争议各方请到评理室来,和自己挑选的‘评理员’一起,对信访事项进行会商、合议、评理、议定,让大家评评事理,判判对错。信访人有理没理一目了然。然后说和纠纷,定分止争,力求让双方达成和解,让矛盾及时化解。”福建省信访局一级巡视员林本正说。

  福建省信访局迅速组织了陈强信访事项的评理会,陈强夫妇及当事公司代表参与评理会,会上还邀请了包括市、区信访干部、镇司法所所长在内的5名评理员。

  陈强和当事公司陈述了观点后,评理员们从情、理、法的不同角度发表了看法。“当年你们确实没有给够工资,该给老陈补偿吧?”“老陈家里这么困难,又有残疾,毕竟是你们的老员工,帮帮人家合情合理嘛!”“过了诉讼时效的债务在法律上被称为‘自然债务’,并不是不存在了。”……“各位评理员说得有理有据,我们心服口服。”当事公司代表当即说。

  经过评理会上的释法析理,涉案公司同意给予陈强适当金额的一次性补助,陈强对评理结论表示满意,当事双方当场达成和解,并签订了和解协议书,该信访事项得到圆满化解。

  在龙岩,通过信访评理,一起针对区政府部门的集体信访案件30天内被化解;在闽侯县,一起28年的信访积案通过“信访评理”机制被解决;在漳州,信访人通过“信访评理”机制解决了问题,自己还主动当起了信访评理员,帮助更多人化解纠纷……

  截至2020年12月,福建省共建立省、市、县、乡、村“信访评理室”18190个,已覆盖所有行政村。全省信访评理员数量达208052名,已开展评理30540件,化解率达97.29%。

  上门评理,变“上访”为“下访”

  南国冬日,树木仍是葱郁。站在宁德市霞浦县溪南镇的海岸边极目远眺,只见海天浩渺、波光粼粼,劳作的渔船正慢慢回航。

  忽然,一艘快艇飞驰而过。艇上一面红旗迎风飘扬,旗上“海上评理快艇”6个大字顿时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海上纠纷复杂多样,谁是谁非必须要实地探查才能分辨。而且海上潮涨潮落,水文、风向变化快,很可能晚到现场一会儿,就弄不清事发时的状况是怎样的了。”在海上评理快艇上,“海上评理员”谢友忠介绍着自己的“评理心得”:“在海上搞信访评理,就不能墨守成规,坐在评理室等着信访人来,要主动坐着小艇去现场,上门调查、上门评理,变‘上访’为‘下访’。”

  养殖户林某认为镇政府此前通过航拍确定的自己的海产养殖设施规模有误,给予自己的补助过少,于是提出信访。在前期查看了林某提供的文件和视频材料后,评理员们来现场勘查。通过细致的查看,评理员们做出评理意见:此前镇政府确定的养殖规模可能不准确,应由霞浦县海洋局与相关机构对接,通过卫星影像分析,于15日内重新确定林某的养殖规模。

  “我心里几个月的疙瘩终于解开了,感谢评理员!”林某激动地说。

  “老谢,芹头村的老蔡和小叶因为海带地基权属纠纷准备去信访,大伙想请你去评理!”

  咚咚咚……小艇又发动起来,朝着下一个评理点飞驰而去。

  “不只是霞浦,在福建全省推开‘信访评理’机制后,各地都想方设法变‘上访’为‘下访’,主动发现、前置介入,力图深入信访群众中去化解矛盾。”福建省信访局复查复核处副处长高臻说。

  这天,晋江市几位外来务工人员到信访局反映了企业欠薪问题。第二天,他们的住处门前,停了一辆特殊的汽车,车门上写着“流动评理车”几个字。

  “这辆车在晋江非常有名,是市信访局给评理员们的‘评理座驾’,他们乘坐这辆车到信访群众家里或者争议现场,评析事理,定分止争。”晋江市信访局局长曾焕铁说,“很多信访群众看到这辆车,就知道评理员来给自己解决问题了。”

  “今天评理员吴秀冬大姐到我家里来了解情况,并把相关的法律政策以及她和企业商量的处理方案分析给我听,并告诉我评理会很快就开。”一位外来务工人员说,“吴大姐说的方案我很满意,相信问题很快就能解决。”

  “信访群众看到评理员主动‘下访’,帮助自己解决问题,往往就先消气了,矛盾也更容易解决。”漳州市信访局局长林瑞安说,“评理员深入群众,进行上门调查、上门评理,成了福建信访评理工作一大特色。”

  制度创新,发挥更大效能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很多纠纷解决遇到了新困难,但在信访评理员的帮助下,我们足不出户就进行了评理,而且在短时间内就签署了协议。”漳州市南靖县靖城镇湖林村环卫工人王某的家属说。

  去年1月,王某在工作期间发生交通意外,与所在公司就经济赔偿问题产生矛盾纠纷。随后,王某家属赴信访部门信访。时值疫情防控关键时期,为避免人员聚集,信访评理人员决定通过“线上评理”方式进行评理。评理员分别向双方收集材料,并采用微信视频进行评理,引导双方当事人妥善处理纠纷。经过多方努力,该矛盾纠纷得以化解,双方达成和解协议。

  在疫情防控中,福建各地信访部门结合实际情况,创新方式方法,利用学习强国、微信视频、腾讯会议等软件,大力推行“线上评理”。漳州龙文区锦绣社区还专门推出了“微信小程序”来收集群众关注的矛盾纠纷,将评理做在信访前面。

  “其实,‘线上评理’只是一个代表。在信访评理推行后,福建各地信访部门面对具体问题,结合当地特色,对信访评理工作进行了制度创新,以求更好地化解矛盾。”福建省政府副秘书长、信访局局长李斌说。

  武夷山市结合地方特点和文化特色,在兴贤古街设立了武夷山茶室评理室。“温馨和谐的评理环境,让当事人情绪稳定、趋于理性,在喝茶闲聊中拉家常讲道理,减少对立情绪,许多信访矛盾就容易解决了。”武夷山市信访局局长杨浩强说。

  晋江市推出“信访评理+慈善”机制。由政府出面募集“平安慈善基金”,在信访评理之后,对于无法获得赔偿又确实生活困难的信访人进行慈善捐助。

  类似的创新实例还有很多:厦门市海沧区信访局采取购买服务的方式,为各级评理室配备一名以上律师或司法工作者,提供专业法律咨询,参与信访评理,保障信访评理工作的专业性;漳州市利用“劳模调解员”赖水顺的“调解工作室”,将人民调解与信访评理结合起来,共同打造社会矛盾化解机制;南安市根据民营企业聚集的特色,建立行业评理会……

  “所有的制度创新,都是为了利用好现有条件,解决好实际问题,让信访评理这个好制度发挥更大的效能。”福建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史振郭说。

  “推行信访评理,拓宽了社会力量参与基层矛盾纠纷化解的制度化渠道,有利于形成化解信访矛盾、纾解群众心结的合力。”国家信访局研究室主任牟海松说,“信访评理工作践行了新时代‘枫桥经验’,是实现信访工作‘事心双解’的有益尝试。”


  《 人民日报 》( 2021年02月04日 19 版)


中国周刊订阅

责任编辑:孙远进 校对:海洋

中国周刊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公众号

Top